看到白色的影子吉凶(为什么看到白色影子)

各位老铁们,大家好,今天由我来为大家分享看到白色的影子吉凶,以及晚上看了白影 寓意的相关问题知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如果可以帮助到大家,还望关注收藏下本站,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谢谢大家了哈,下面我们开始吧!

本文目录

文|| 山鬼姑娘

最近百穿山上的山鬼传闻,把石瑶村的村民们搅地人心惶惶。

百穿山是云南地界绵延山脉中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山分前后,前山与石瑶村毗邻,地势较为平缓,山中林木参天,百草丰茂。石瑶村的村民们经常上山砍柴,放牧,前山俨然成了村民们的后花园。后山层峦叠嶂,乱石穿空,莽莽深林遮天蔽日,只有山顶一小段气温骤降,林木渐疏。前后山以一道宽3,4米的悬崖峭壁为分界线,崖下有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名为百穿河。

据亲眼目睹了山鬼的王大爷描述:山鬼长相极其可怕,人头马面,青面獠牙,还有一双满布血丝的眼睛。这与村子里一直流传的传说中山鬼的形象不谋而合。

“当时,我在百穿前山拾柴火。你知道人老了,时不时的要停下来休息一下,抻抻腰。就在这个抻腰的空挡,我看见对面后山那个最高的山头上,云雾迷蒙中有一个影子在飘荡,穿着白衣服,像是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我使劲看了一会也没看清楚。过了好一会,风一吹,雾散了,我才看清,长的真是吓死个人。”

“对,对,我也看见了。我上山放牧,在崖边上隔着河看见它了,长的跟王大爷说的一模一样。我当场被吓的屁滚尿流。”鬼头鬼脑的小川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

山鬼的传言很快传遍了这个人口不到500的小山村。经过村民们的想象,润色,再创作,山鬼成了无恶不作的恶魔,长相丑陋,坐着穿云豹,能腾云驾雾,来去自由。可怕的是它不仅吃牲畜,甚至还会吃人。

流言越传越离谱,人心惶惶的村民一连几天都不敢去山里干活,只能在山脚转悠。

李大脚的儿子李道宏不信邪,听了流言之后非得要去山里见识见识山鬼。

李道宏可是村子里的名人,李大脚李医生的儿子、胆子最大的人、村子里识字最多的人。他的名字也是自己取的,寓意着自己未来的路会越走越宽敞。

却说李道宏去前山转了几天,一直眼巴巴地望着对面的后山也没能见到山鬼,时间一长,心痒难耐的他就萌生了去后山探险的想法,这个想法一出来就无法遏制了。不顾家人反对,李道宏在个曙光微露的清晨,独自踏上了寻找山鬼的探险之旅。

沿着百穿河往下游走了半个小时,河面宽阔,水势减缓。李道宏挽了裤脚趟过河流,又一路上行,到达百穿后山山脚时,李道宏内心抑制不住的兴奋。以前只能隔河相望的百穿山如今终于踏踏实实地踩在了他的脚底下。上山无路,李道宏只能以棍探草,慢慢摸索着前进。

在荆棘满布的山里毫无目的地挣扎了数个小时,李道宏除了惊走了几只山兔,其余一无所获。再转一处陡坡,视野瞬间开阔。李道宏抬眼一扫,嘴里“咯咯”的笑了起来,原来这里就是前山崖处经常能望到的地方。李道宏对着对面兴奋地大喊几声,只有山谷回响,却无人声应答。

再往上爬,山势瞬间陡峭,李道宏艰难探索,却始终不见山鬼踪迹。山中无日月,不知不觉已是日落西山,等李道宏察觉到时,天色已经晦暗,远处隐约传来狼的嗥叫声。劳累不堪地李宏道早没了先前的洒脱,他望着渐黑的天色以及不见来路的莽莽山林,心里愈发着急,只管拿着棍子,拨着草往前冲。

俗话说:着急无好事。拼命往前赶的李宏道突然脚下一空,大脑里只来得及闪过“完了”这个念头,大脑就一阵剧痛,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当大脑再次带着针刺般的疼痛从朦胧中醒来时,李宏道惊觉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身下铺着被压平的干草。李宏道往薄雾弥漫的洞口望去,心里突然一惊,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洞口附近飘荡。

“有缘不请自来啊。”李宏道在心里嘀咕,右手也不自觉地摸上了放在地上的探草棍。

外面的白影听到一点动静,转身向洞里靠近。李宏道暗暗琢磨,等山鬼靠近啥都不说就一棍子抡上去。

脚步声渐近,李宏道握住棍子的手心里紧张地握出了汗。但等看清面容时,李宏道啼笑皆非的扔下了棍子。这哪里是青面獠牙的山鬼,明明就是一位清爽地大美人啊。

“你就是传说中的山鬼……姑娘?”李宏道用了“山鬼”来称呼,但似乎又觉得对这个词对眼前这个貌美的女子来说有些唐突,有些冒犯,所以他衡量一番又加了“姑娘”二字。

“咯咯咯,山鬼姑娘,挺有意思的。”白衣女子听到这个称呼被逗笑了,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

“你昨天掉到我家门口,我把你捡进来了。既然醒了,休息一下就下山吧。”白衣女子面带微笑地客气送客。

“你家?你怎么会住在这里呢?”李宏道面色红润,第一眼见到这个喜欢笑的女子时就不由自主地对她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与好感。

“你别问这么多,我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我不能说。”

“你要是不说,我就不走了。”李宏道不紧胆子大,耍无赖的功夫也很强大。

“你挺无赖。”女子看着躺在干草上哼哼唧唧的李宏道,被他气笑了。

僵持了一会后,女子才略微松口:“行吧,那你先告诉我,你们村子最近有没有来陌生人。”

“陌生人是来过,好几个大汉,说是找人,但又没细说找什么人,没找到就走了。”李宏道躺坐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子看:“不会是找你的吧?”

女子长嘘一口气,小声嘀咕:“走了就好,走了就好。”

李宏道饶有兴趣地盯着女子,静待她的下文。

女子望着李宏道,发现他除了无赖一点,似乎也不像是坏人。

“好吧,告诉你也无妨,但是你要替我保密啊。”女人见李道宏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叫白翠,住在九湾镇上。父亲和哥哥从商,小有资本,在镇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前几天父亲看中了镇中心一块颇具商业价值的地产,想要以此来扩大产业。与镇长交涉时,镇长隐晦地提出了和亲的意向。父亲和哥哥为了他们的目的、他们未来的商业发展,丝毫不考虑我的想法,直接帮我做了同意的决定。”

“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才不管。我见过镇长的儿子,傻里傻气的,还留着口水。我不会把自己的下半生幸福交给一个我不喜欢的、而且能看的见未来痛苦的人的。”

李宏道听白翠讲话时,发现白翠眼睛里饱含着泪水,又隐约带有一丝解脱。他在一瞬间对白翠生起了一丝同情,转瞬间又被深深的敬佩所取代。

李宏道出生在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一个重男轻女的村庄。他从来没有没有接触过一个如此大胆的女人,敢视世俗眼光为无物,敢违背父母之命寻找自由的爱情,还敢独自一人跑到荒芜人烟的深山里来。“这样的女人被称为山鬼姑娘也不为过吧,毕竟都是超出了我想象的存在。”李宏道在心里默默想到。

“白翠姑娘,你这么躲也不是办法,先跟我下山吧,去我家避避风头,再想办法不迟。”李宏道实在是被这个山鬼姑娘迷得不行。

“我才不去,这里挺好的。等过一段时间我就去其他地方了。”白翠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李道宏。

“白翠姑娘,我……”

“道宏,道宏,你在哪?”李道宏刚想说话,不远处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喊叫声。一晚上没回家的李道宏终究是引起了家里人的担心。

“你赶紧走,别暴露了我的藏身地,快走。”白翠一听外面的叫喊声,就知道是来找眼前这个男人的,赶忙推着李道宏往外面赶。

“白翠,我叫李道宏,我还会来找你的。”被推出去的李道宏跟白翠说道。

李道宏说话算话。第三天中午,白翠游山归来就发现李道宏坐在山洞门口的石头上等她。背上还大包小包地背了好几个包裹。

“翠,给你带的衣服和食物,聊解风餐露宿之苦。”李宏道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过的挺满足的,东西你再带回去吧。”白翠有礼貌地委婉拒绝。

李宏道在白翠那赖了两个小时后,才心满意足地一溜烟小跑回家。

李宏道的母亲王大娘,最近发现儿子有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举动。隔三差五地消失一天,还大包小包地往外背。回家后还经常一个人坐着傻笑。王大娘深深地担心儿子是不是上次去百川后山时被山鬼迷了心窍,但也没听说山鬼有狐狸精的魅术啊。

王大娘的担心终于在三个月后被证实了。白翠被李宏道的乐观、幽默以及他身上独有一种自信所吸引,终于跟着李宏道回家了。王大娘一看儿子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漂亮女人,还如此痴迷,她有理由担心这个女人是山鬼所化。

为了拯救儿子,王大娘费尽心思地给李道宏介绍了几家俊俏的姑娘,但都被李道宏找各种理由拒绝了。后来这件事甚至加速了李道宏与白翠的好事。

三个月后,李道宏不顾母亲的阻挡,与白翠低调地结婚了。王大娘自然是对这个来路不明的新晋儿媳自然是有各种意见,百般刁难。白翠是实在人,爱屋及乌,不管不顾、一心一意地侍奉丈夫和公婆。

但王大娘的刁难随着时间变本加厉,甚至还一度扎起了小人。李宏道把母亲的作为看在眼里,时不时地要和母亲拌嘴。白翠只是笑笑,不做争论,她不想让自己的男人夹在中间难做。

很快好事又到,白翠怀孕了。王大娘的忧虑却加重了,在一次差点导致白翠流产的冲突中,白翠爆发了,但她把王大娘推到屋子里,没打没骂,只说了几句话,问题就解决了,世界就太平了。

后来李道宏非常奇怪地问道:“最近母亲怎么不来找你麻烦了,还处处讨好你?”

白翠咯咯一笑,两排大白牙散发出迷人的魅力:“我只跟母亲说了几句话,她就不敢欺负我了。”

“说了什么?”李道宏兴趣浓厚。

“我就说:我知道你怀疑我是山精野怪,我也实话告诉你,我爱你儿子也爱我孩子,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发生了什么,你儿子也就没命了,毕竟山鬼不仅会勾人魂魄,还会吃人。”

“哈哈哈哈哈,山鬼姑娘,还是你厉害。”

后来有人听说李道宏在白翠的支持下,外出行商,几年内就在外面已经混的风声水起。如今连带着岳父一起搞起了大阵仗。

【故事优选】征文||你比乘风破浪的姐姐更精彩

看到白色的影子吉凶和晚上看了白影 寓意的问题分享结束啦,以上的文章解决了您的问题吗?欢迎您下次再来哦!

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mshuixian.com/GDTuXUorKQo9x.html

相关推荐